【青曼之光】追忆伍略先生的写作人生

黔东南日报 时间:2016-03-10 阅读: 吴德堃

梅花香自苦寒来

——追忆伍略先生的写作人生

吴德堃

  
  被喻为“苗家一支笔”的伍略先生,离我们而去,至今一晃已九个年头。转眼间,我也八十有五,变成了耄耋之翁。回想表弟伍略的坎坷写作人生,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伍略,学名龙明伍,1934年7月生于凯里市舟溪镇曼洞村,现代著名作家。伍略既是他的苗名(子父连名),又是他的写作笔名。
  伍略生长在一个富裕人家,自幼受到民间文学的熏陶。他的祖母、母亲和几个姑姑,都是当地著名的民间歌手,他们从小就给伍略传授苗歌,大到古歌(贾理),小到情歌、酒歌,给他讲述精彩的民间故事,如《仰阿瑟》、《蔓朵多蔓笃》、《姜央》等等。由于他聪明过人,记性特好,对于所教过的歌,讲过的故事,能倒背如流。他经常在小伙伴中重述着那些精彩的故事,成为大家追捧的“孩子王”。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伍略到了上学的年龄,父亲请了一个教书先生到家里办私塾。上了几年私塾后,他觉得不如意,于是闹着要到学校去读书。父亲只好依他,送他到二十里外的大中小学去就读。虽然他家比较富有,但是他的衣着与贫困家庭学生没有什么两样,因为父亲给他的食宿费和零花钱,他大多用于到下司或凯里买书去了。在小学阶段,他由性格开朗的“孩子王”一下变成了性格内向、孤僻的人,他无暇和大家玩乐,整天泡在书本里。除了课本之外,他还到学校图书室去阅读,开始接触《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由于他学习刻苦,各门功课成绩列为前茅,尤其是作文成绩突出。时任校长罗寄帆十分赏识他,曾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表扬他,说他有一股勤学好问之精神,今后一定很有出息的。从此,他就成了学校的“名人”。
  小学毕业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麻江中学(当时只设初中)。在学校,他的身影只限在“三点一线”上,即教室、图书馆、寝室。连吃饭时,大多是请同学帮带到教室里吃。有一天,他到图书馆去借阅《红楼梦》,图书管理员是一位退休老教师,看到他个子小小的能读《红楼梦》,感到十分惊讶,不相信他能读懂,于是不愿借给他。他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再三解释和请求,最后终于如愿以偿。他如获至宝,用了一个星期的课余时间就把《红楼梦》读完,并如期归还。图书管理员又一次惊讶,说他是“逗着玩”的。伍略笑着一边还书,一边复述书中的故事,特别是《黛玉葬花》一则,讲得活灵活现,使图书管理员睁圆了眼睛,对眼前这个学生刮目相看,口中不断说他真是个“老夫子!”后来,伍略就获了一个外号叫“老夫子”,并常以“老夫子”笔名写的作文被推荐作范文贴在学校的墙报上。于是,他又成了学校的“名人”。
  新中国成立以后,发生了轰轰烈烈的社会变革。1950年7月,年届16岁的伍略,初中毕业后,因家庭为地主成分问题,不能继续就读高中,辍学回家。面对着家庭变故的现实,他茫然不知所措。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他鼓起勇气,外出寻找生活出路。他到丹寨公路段去当一名碎石工,除吃住以外,一天还能赚几个钱,他激动不已。时间长了,公路段的领导看他工作积极,人挺聪明,写一手好字,知道他是文化人,有意留他长期干下去,今后成为公路段的职工。伍略对段长的好意却不在乎,回答说:“我还要上学。”
  伍略辞去公路段的工作,回到家后,看着家境,重新上学等于白日做梦,但他又不愿甘心失去上学的机会,要想办法克服困难,筹集学费。他看到有人挑米糠卖,多少有几个收入,便拿出做工的积蓄做起米糠生意来。他从舟溪市场买来米糠,又抬到下司市场去卖,其中爬坡上坎,要走三十多里的山路,风雨无阻,这些他都不在乎。但后来他觉得人们养猪越来越少,米糠生意不好做,得改行。他看到集市上卖糯米饭的生意还好,因人们赶场饿了买一团糯米饭吃下,不需用菜。于是伍略改行卖糯米饭。果然这生意做得顺当,赚了一些钱,他心里热乎乎的。有一次他到下司集市卖糯米饭,他老早起来,为了赶路,大意了,到了集市摆摊时,才发觉自己忘记带秤了。他急中生智,看到旁边有一老头也在卖糯米饭,灵机一动,把自己的糯米饭悄悄移到老头的摊边放着,老头见状明白三分,等把自己的卖完后,便帮伍略卖。分手时,老头对他说:“小伙子,做事可要认真踏实,不能粗心大意,今天没有我帮你卖,看你怎么办?”伍略对于那次受教育十分深刻,一直记于心中。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自己攒了一些钱,于是他决定去报考高中。
  1952年8月,他报考都匀高中,结果被录取,圆了继续读书之梦。三年的高中学习生活是艰苦的,也是最快乐的。这阶段,除上课和应付考试以外,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泡在图书馆里,他所借的书是全校最多的。他最喜欢读的是文学和戏剧作品,中国的鲁迅、夏衍、曹禺、郭沫若的作品是他常读之书。而沈从文的《边城》等书则使他爱不释手。外国文学如易卜生、莎士比亚、莫里哀的作品,他也百读不厌。图书管理员被伍略爱好读书的精神所感动,破例让他到“万有文库”去阅读。伍略对戏剧演出十分痴迷。那时都匀有一个剧团,常对外演出。每次演出他都去看。没钱买票,他就悄悄爬到剧团演出厅的窗户去观看。他读的书多了,看剧团演出多了,创作灵感逐渐产生。他想,何不把苗族民间故事改编成戏剧呢?一旦能搬上舞台那多好啊!于是他开始构思如何将苗族民间故事《蔓朵多蔓笃》改编成剧本。
  1955年7月伍略高中毕业后,想报考北京大学中文系,来信希望我资助他上京的路费。按他的学习成绩,考取北大没有问题。但问题是他家庭是地主成分,高考结束后,政治审查是不合格的,结果上大学的梦破灭。学校老师很同情他,鼓励他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努力坚持自学,总有一天会有出路的。老师还介绍他到边远的平塘县白龙区翁保民办小学去当代课教师,月薪18元。伍略第一次领工资时,十分兴奋,分配6元作生活费,6元送给母亲,6元用于买书。他白天上课,晚上在昏暗的油灯下开始文学创作。他静下心来写《蔓朵多蔓笃》剧本。这原版是一首苗族古歌,描写一对苗族青年男女反抗封建压迫,争取婚姻自由的故事。伍略将它改编成剧本后,投于《贵州青年》刊物,落名“伍略阿养悠”。这是他第一次投稿,是否被采用,他不得而知。然而,1956年第一期《贵州青年》杂志发表了《蔓朵多曼笃》,在省城贵阳引起轰动。著名画家宋吟可根据《蔓朵多曼笃》故事编绘成连环画,改名叫《蔓罗花》。接着贵州省京剧团和省歌舞团也以《蔓罗花》为名改编成京剧的歌舞剧……对于这些,身居僻处边隅的伍略,并不知道。由于他用笔名,没有留下地址,《贵州青年》杂志社的编辑人员们无法与他取得联系,也在苦苦地寻找作者“伍略阿养悠”。
  这期间,伍略创作的多幕话剧《海螺吹起的时候》和独幕剧《上冬学》,先后在《贵州文艺》上发表,几经周折,《贵州青年》杂志社的编辑们终于找到《蔓罗花》的作者。伍略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坚持文艺创作的精神使他们十分感动,许多文学评论家撰文推介伍略,于是“伍略”在贵州文坛上引起关注。
    伍略的文学创作取得了一些成绩,得到了平塘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将他从翁架小学调入县文化馆工作,任代理馆长、馆长。不久就当选为贵州文联委员。1956年伍略参加了贵州省第二届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便被调入贵州省文联工作,任创作员。到省文联工作,他如鱼得水,全身心投入创作。他和省歌舞团重新改编《蔓罗花》歌舞剧,并把它搬上舞台。歌舞剧的主演是省歌舞团著名舞蹈演员罗星芳。后来,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将《蔓罗花》搬上银幕,在全国上映,引起轰动。还跟随周恩来总理赴印尼参加亚非会议,于会期上映,获得世界各国人士的好评。《蔓罗花》的成功,爱情也随之而来。以《蔓罗花》为媒,主演罗星芳与伍略结为伉俪,在贵州文坛上传为佳话。
  1957年伍略到农村,工矿去采风,创作了反映农民、工人生活的散文、小说多篇。不久,他参加贵州省苗族民间文学搜集工作队,深入黔东南地区进行搜集整理苗族古歌一万多行。与其他同事整理发表《仰阿莎》、《夏且嘎》、《金鸡和野鸡》等民间故事。同时他根据自己搜集整理的《霞阿蓉》,创作叙事古歌《阿蓉和略刚》,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1958年,全国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乡级改名人民公社。伍略被选到凯里县挂丁人民公社挂职锻炼,任副社长。在这段时间的体验生活当中,他连续发表了《野渡无人》、《高山上的凤凰》、《芦笙老人》、《河乔老爹》、《鸡声茅店月》、《养蜂老人》等散文和小说。接下来遇上了三年(1959-1961)困难时期。他同样艰难地度过了饥饿岁月。他说那几年差点被饿死,哪有精力写作啊。1962年,国家从困难中逐渐复苏过来,生活有好转。这时他正式成为一名专业作家。1964年以后,他参加了“四清”运动工作队,下列遵义、黄平等地搞“四清”工作。还到安顺、大方等地写公社史,完成《山乡巨变》一书。回到贵阳不久,1966年掀起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在“文革”十年动乱中,伍略也吃了不少苦头。他因为人耿直,敢说敢干,敢于提意见,这样得罪了不少人,被人污蔑为“反动作家”。《野渡无人》等作品被列为资产阶级反动文章,以含沙射影攻击社会主义等等罪名强加于他头上。除了被批斗外,还被关到“牛棚”去改造。直到1972年,他才被落实政策,重返工作岗位,在《贵州文艺》杂志社任编辑。1976年以后,他虽心有余悸,还是动笔写文章。他写《丰收的日子》一文,遭到批判,说他鼓吹唯生产力论,与时局唱反调,文章受禁锢。但性格坚强的他,据理力争,后来此文被肯定为一篇反映现实生活,歌颂积极进步的好文章。这期间,他创作的话剧《枪与镯》,在贵阳公演后又在全省各地巡演。
  1979年,伍略创作的短篇小说《绿色的箭囊》在《四川文学》杂志上发表,接着各地刊物转载,这是他在创作上新的探索和突破。此文获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最高奖——骏马奖,从而他迎来了文学创作的春天。不久,他又发表了《麻粟沟》、《热风》、《贫土》等力作。其中《麻粟沟》创作升华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被评为贵州省20部最佳文学作品之一。同样《石雕的故事》、《虎年失踪》等多次获奖。接着有《山林峦》、《卡领传奇》等集子出版。伍略的作品,文笔犀利,故事性强,想象丰富而奇丽,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传奇色彩,因而获得读者的热捧。
  伍略不仅是文坛上的一匹骏马,而且是一位伯乐。1980年以后被借调到中国作协《民族文学》编辑部任编委,后来任《南风》杂志主编,发现和培养了一批批文学新人。
  伍略还是一位诗人,他写诗讲究韵律,且寓意深长,独具风格。苗族老红军、著名作家陈靖先生十分敬佩伍略,把他喻为“苗家一支笔”。陈靖先生到各地的题词,往往录用伍略的诗。如陈先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为凯里市人民政府题词时便录用了伍略《访郎德上寨》外一首:“一湾绿水绕前村,牛角九道迎嘉宾。钢刀苗岭呼风雷,铜马长沙骂古今。千山松林吼阵阵,一圈铜鼓泪纷纷。忠魂几度关山还,几家杨氏几家陈。”
  2003年退休后,伍略如释重负,静下心来,闭门不出,全身心投入到长篇小说《涿鹿大战》的创作上。此巨著只完成了一大半之后,他便病例了,再也不能继续完成,留下了诸多的遗憾……
  2006年3月27日,伍略驾鹤西去,永别了我们。我想在此借组织在伍略追悼会的一段悼词作为本文的结束语。“伍略同志在长达50余年的文学创作生涯中,始终坚定不移地从事创作,孜孜不倦,忘我投入,笔耕不辍,为繁荣和发展贵州少数民族文学作出了贡献,为我省我国多民族的文学事业的发展和繁荣竭尽全力,贡献毕生精力。他一生经历很多坎坷和艰辛,但他始终几十年如一日,在政治上、思想上、行动上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尤其对民族地区人民充满无限的爱和热切的关注,他把对他们的热爱和深情都倾注在笔墨之中。在任全国人大代表期间,他关注民生,参与商讨国家大事,尽心尽力,认真履行人民代表的神圣职责。他提出的一些议案被中央有关机关、部门采纳,办理落实。退休后,仍然十分关注贵州文学事业的发展,坚持创作,勤于思考,不为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他关心青年文学创作工作者,特别注重培养少数民族文学新人,胸怀坦荡,高风亮节,生活检仆,为人正直,光明磊落,平易近人,谦和宽容,始终保持一个优秀作家的光辉品质和高尚风格。他的一生,刻苦努力,自强不息,以自己丰硕的创作成果和敦厚博学的文化长者的风度受到贵州文艺界的普遍尊敬。”
  的确,此段文字对伍略写作人生进行了客观公正的评价。
 (作者吴德堃,凯里市舟溪镇舟南村甘超寨人,系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师)
     相关链接:
  伍略,学名龙明伍,男,苗族,凯里市舟溪镇曼洞村人,生于1934年7月。现代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协《民族文学》杂志编委、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贵州省作家协会副主席,省文联《南风》杂志主编,第八届、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2006年3月27日在贵阳因病逝世,享年72岁。 

[责任编辑:苗岭的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