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 活 的 故 事

青曼苗寨网 时间:2015-09-25 阅读: 龙荣忠

复活的故事

 

解放以后不久,丢谢分醉向有一位脸上有些麻窝点的老人,他虽然年近花甲,但身体依然健康硬朗,能上坡打柴,能下地干活。有一天,他突然毫无症兆的死去。家人始料不及,一阵悲哭后,为他洗浴更衣,摆案停户,办理丧事。

按照当地丧葬习俗,第三天早上就得抬尸安葬还山。丧事期短,时间紧迫,事务繁多。砍树做棺,劈柴备火,杀猪筹席,赶客吊丧,择地掘坑,家人日夜忙碌,帮忙的人更是马不停蹄。经连续辛苦操劳,事宜落续就绪。前来吊丧的各路亲戚好友纷踏而至,孝歌声哀泣声、嗽叭声一片哄然。

第三天早上,上山时间到了。可是,内亲中有一位姑妈远住他乡,路程百里,径途岖崎,未能如时来到。主人家只得推迟时间,等姑妈来到再上山。

快到中午了,也不见姑妈来到。主人家怕误了时辰,决定不再等下去。大家正要动手把尸体移到担架时,突然,老人一个侧翻身,从案板上落到地下,爬了起来,向左右看了看,伸手拍打身上衣服的泥尘。在场人无不惊讶,急切向老人问道:“你已死有三天了,怎的又转活了?”

老人回答话:死得三天了?我没死嘛,只是做了个梦,梦见解放初被政府抢毙的那几个本寨人,他们到寨边抓住了我,就一路推推拉拉,把我带到西头的冈里聋寨脚,又揪起我腾空到对面那个山洞去。洞口站有好些人,象是事先等有一会了。他们说:来啦来啦,捉得来了,快喊老奶来看合不合心。有个模样五十多岁的妇人从洞里面走来,在我跟前上上下下打量我,再盯住我的脸看了一会,然后说:“呸!要捉就捉个好看点的嘛,捉得你妈个花脸麻啷的来,丑死噜,撂他回去!”纠住我的那几个家伙就“嗬”的一声,把我从洞口推下去。刚才我是落在洞口边的那块包谷地上,醒来一看是在家头,又见里里外外有这么多人。起先我还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在搞哪样啊。照你们这么说,回想起来,幸好我睑上有麻点,不然被那鬼老奶看中,我就回不来了。

听老人说完,满屋人都茫然无语。家人亲人们转悲为喜,摆上酒席,晏谢亲戚好友,祝贺老人延年延寿。

后来,老人又活上几多年才寿终归天。

 

流传地:漫硐

收集人:龙荣中

[责任编辑:longrongshao]